2007年11月18日 星期日

亞洲垃圾危機

讀者文摘 william ecenbarger 撰
2007/11/13

亞洲垃圾問題瀕臨失控,大部分地區的經濟和自然環境受到嚴重威脅。

隨著亞洲人越來越富裕,消耗的東西越來越多,他們製造的垃圾數量也前所未見。亞洲開發銀行估計,亞洲一些大城市平均每天製造七十六萬噸固體廢棄物;到二○二五年,數量將再翻一倍以上,達每天一百八十萬噸。

垃圾似乎已多到無法處理;事實上,亞洲大部分地區都為垃圾傷透腦筋。亞洲開發銀行駐馬尼拉首席城市發展專家麥可‧林德菲爾德說:「廢棄物逐日增加的數量和毒性,快要淹沒我們的城市了。」

要適當回收、處理或清除垃圾,所需費用龐大,許多國家和城市已負擔不了。世界銀行表示,有些城市花費了一半的預算來解決垃圾問題;即使如此,往往還有一半的廢棄物沒有被好好收集及處理。

許多額外的負擔,來自消費品的包裝和產品本身;這些包裝和產品需要許多年,甚至好幾個世紀才能夠分解。林德菲爾德說,有調查指出,亞洲人購買的產品,每五件中,有四件在使用一次之後,便被丟棄。

所有這一切,皆使處理固體廢棄物變得更複雜、更昂貴。垃圾到處充斥,如果不加以控制,其惡果將影響到所有的人。馬來西亞馬六甲多媒體大學固體廢棄物管理專家瓦希德‧穆拉德表示:「污染並不分富人和窮人;當一個地方受到污染,每一個人,不論他是貧是富、是尊是卑,都會遭殃。」

垃圾危機不僅是環保問題,還會削弱一個國家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阻礙工業與觀光業的發展,從而威脅國家的經濟。

以印度的高科技商業中心「思維空間」為例,該科學園區建立在孟買最大的未經處理垃圾場之上。根據印度全國固體廢棄物協會的報告,園區內的承租戶經常抱怨,由於垃圾分解所釋放的氣體,他們的伺服器一再「當機」,造成每年數十萬美元的設備損失。

堆積如山的垃圾,也破壞了亞洲城市的美麗。曼谷三十六歲的廣告主管查猜‧穆提塔每天從他的時髦公寓走路上班,都必須經過一大堆醜陋難聞的垃圾;這些垃圾要到晚上才會有人收走。穆提塔說,遇到下雨時情況更糟,一種發臭的黃色液體會從垃圾堆流到人行道上。他建議:「應該要有更好的廢棄物處理方式,例如增加垃圾收集的次數,並使用較小的垃圾收集車,以減少對交通的阻礙。」

最緊迫的問題是那些露天垃圾場,好比馬尼拉的帕雅塔斯、加爾各答的達帕、雅加達的班塔格邦,以及孟加拉達卡市郊的馬圖艾爾。這些垃圾場不只難看,還污染地面水和地下水,製造出具爆炸性的甲烷氣體(沼氣),並讓傳播病菌的昆蟲、老鼠得以繁衍。

現代工程技術能對付與露天垃圾場有關的問題,不過,泰國亞洲理工學院教授切提亞潘‧維斯凡納坦估計,亞洲每十個垃圾掩埋場,就有九個未配備適當的工程設施。有些國家仰賴可製造能源的焚化爐來處理大部分固體廢棄物,但越來越多的人關切焚化爐所帶來的空氣污染問題。雖然焚化爐的確會造成一些問題,但大都可憑技術克服;而露天垃圾場的問題則遠比之更為嚴重。亞洲開發銀行表示,日趨嚴重的垃圾危機必須以「三R」來對付:減少(Reducing)廢棄物數量,重新使用(Reusing)被拋棄的物品,以及循環利用(Recycling)物資。

台灣和新加坡已採取相關措施,目標是大幅減少垃圾的數量。拜三R計畫所賜,這些措施都頗見成效。台灣官員宣稱,自二○○一年以來,廢棄物產量已減少百分之三十二;新加坡的報告則指出,自二○○○年以來,該國廢棄物產量已下降了百分之八。

按照「垃圾不落地」政策,台灣的家庭每晚必須有成員手提垃圾在住家附近的定點等候圾垃車來臨。播放古典音樂的垃圾車會在指定時間出現在街角,收取分為「廚餘」、「一般垃圾」和「可回收利用」的廢棄物。垃圾袋須付錢購買;但交出可回收利用的物品,則毋須繳費。

台灣環境保護署顧問洪榮勳說:「這項政策反映廢棄物管理已有了觀念上的改變,也就是從末端處理,轉為源頭減量及資源回收。我們誘之以利,就可鼓勵大家回收利用。」

台灣計畫到二○二○年要將都市固體廢棄物產量減少百分之七十五,同時訂下二○二○年達到工商業界廢棄物百分之八十五能被回收利用的目標。台灣目前正採用高科技遙感探測工具,來監控相關規定是否獲得遵守,以及調查非法傾倒垃圾的事件。

新加坡的「邁向零掩埋場」計畫,集中在三個主要策略:從源頭將廢棄物減至最少、回收利用,以及焚化。焚化策略的重點,在於一九九九年啟用、精心設計的實馬高掩埋場。這是世界第一座完全由掩埋廢棄物形成的島嶼;新加坡四座焚化爐所產生的灰燼,最終都會送到這裏。

新加坡正與產業界(實業界)合作,以減少消費性廢棄物。新加坡國家環境局已和代表大約五百家公司的五個產業協會簽署協議,將大幅減少包裝廢棄物,這類廢棄物約占所有家庭垃圾的三分之一。新加坡環境及水源部部長雅國‧易卜拉辛說:「許多產品為了吸引顧客,都被過度包裝,很多產品甚至包裝比本身大很多、重很多;這現象已屢見不鮮。」

新加坡、南韓、日本三國都有全面的廢棄物管理計畫,而其他少數國家,在垃圾處理方面也有所突破。

吉隆坡二○○六年關閉了最後一個露天垃圾場。將近十五年時間,臭氣熏天、面積達十二公頃的塔曼貝靈金一直是馬來西亞首都的垃圾掩埋場。附近居民必須忍受蒼蠅、老鼠、疾病以及垃圾腐爛所發出的濃烈臭味。二○○四年這個垃圾場失火,結果燃燒超過兩個星期。

居民要求市府採取行動,官員最終決定關閉垃圾場,修復土地。固體廢棄物目前都被送到遠離雪蘭莪州人口中心的新掩埋場處理。

今天,塔曼貝靈金垃圾場已變成草木茂盛的綠色山丘,是觀賞幾公里外雙子星大樓的絕佳場所。跨過一條街道,則矗立疬一棟新建的公寓大樓;當地房地產價格已急劇攀升。

在附近一家菜館外,三名穿疬短褲、T恤和橡膠拖鞋的老人圍坐一張桌子旁。其中一位名叫萬希德的老人邊喝茶邊說:「他們關閉垃圾場之前,我們根本不可能坐在外頭;那臭味真會令人作嘔。」

在當前的亞洲垃圾危機中,出現了一缰另類環境工作者:數百萬拾荒者在都市垃圾場回收並利用他們所發現的物品。菲律賓、印度和印尼的垃圾撿拾者組成合作社,利用集體力量去爭取較好的價格及工作條件。

馬尼拉臭名遠播的「煙山」,一度是令菲律賓感到難堪的地方,這裏的遊民在骯髒和腐臭的環境下工作,傳染病和各類疾病比例之高,使得他們的壽命大為縮短。如今,這裏的垃圾都給壓扁了,形成山丘。一個三萬人口的社區出現在山丘旁,他們靠回收利用廢棄物維持生計。二十一棟公寓的陽台上晾疬洗好的衣服,這兒還有籃球場、學校、托兒所、餐館和便利商店。

來自各行各業辦公場所,以及一般家庭的垃圾仍會被送到煙山,但現在工人會把每樣東西加以分門別類,然後賣給中間商。煙山計畫的負責人安妮塔‧瑟爾德蘭說:「我們訓練拾荒者透過更好的收集、分類和輸出方法,來改進工作效益。垃圾轉變成原始物料,能在中國等國際市場上獲取更高利潤。」

這個拾荒者的故事為大家上了重要一課:只要適當處理,沒有人要的廢棄物也能變成有價值的資源。

要避免一場垃圾災難,現在為時還不算晚,不過政府領導人必須貫徹執行「三R」政策。台灣環保署顧問洪榮勳說:「台灣經歷過許多國家目前所面對的問題。一九八七年我回到台灣時,到處都是垃圾。」洪榮勳曾與來自中國大陸、越南、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的官員交換過意見。他說:「要讓三R順利運作,果斷的政策、有效的執行、大眾的認知、持續的教育,以及來自私人機構的合作,都很重要。」

假使現在不能果斷行動,將會造成環境和財政上的災難。垃圾如不適當處理,將來勢必污染土壤、地面水和地下水。洪榮勳認為,修復這類損害,花費或許超過適當處理垃圾的一百倍。

每個人都能貢獻一份心力。新加坡環境及水源部部長雅國‧易卜拉辛說:「把能夠回收利用的物品放進塑膠袋,或放進我們住家附近的回收箱,並不困難。這些小小的不方便,比起為環境和生活帶來的益處,根本不算什麼。」

★ 印尼雅加達的紅溪河是一條緩緩流動的臭水溝,裏面有用過的保險套、沙發、電腦和速食包裝紙,最終流進雅加達灣。當地有些動作敏捷的居民能夠不弄濕雙腳,憑藉河上一件件的垃圾借力使力,跳躍著過河。

★ 去年,一個垃圾掩埋場流出的髒水曾兩度污染馬來西亞的公共供水系統,造成吉隆坡地區數百萬家庭缺水。六十五歲的貝蒂回憶那段長達一個月沒有清潔自來水的日子,說:「我們決定不冒險,從洗手到煮飯,全部使用過濾水;衣服也全都送到洗衣店清洗。」

★ 二○○五年印度孟買受暴雨侵襲,市郊一名二十歲男子艱難地涉過深及頸部、滿是垃圾的積水,將被洪水圍困的家人救出。兩星期後,他開始吐血,並出現肌肉疼痛、發高燒及畏寒等症狀,送到醫院後,證實感染了鉤端螺旋體病,不到二十四小時便告不治。

★ 菲律賓馬尼拉附近的帕雅塔斯垃圾場發出令人作嘔的惡臭,臭味撲鼻而來,像會鑽進嘴裏,覆蓋牙齒和舌頭。棄置的罐子和輪胎等積存殘留的雨水,讓傳播瘧疾、登革熱的蚊子繁殖成長。

沒有留言:

 
Blogger Template Layout Design by [ METAMUSE ] : Code Name Gadget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