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4日 星期一

河砂枯竭 採砂竟盯上高灘地

中時電子報 更新日期:2007/05/14 04:39 記者: 江睿智/專題報導

前言:砂石,又稱台灣「黑金」。在各國禁止砂石出口的趨勢下,台灣長期將面臨缺砂壓力,砂石爭奪戰愈發激烈,更牽動台灣經濟發展動能及黑金利益的分配,任何一環出錯,足可引起一場政治風暴。

在缺砂壓力下,國內砂石業者尋求出路竟打起河川「高灘地」主意。再放寬開採河砂,到底是台灣經濟的救星,還是,只是政客政治生命、與業者利益的救星?

蘭勢橋下的大安溪,岩盤早已露出,河水進一步向岩盤刷深,竟然形成小峽谷地形,「下游河床沒有砂石補充,因而不斷刷深」逢甲大學營建及防災研究中心主任連惠邦,指著岩盤上層的砂石地無奈地說,「那是原來的河床,現在竟被砂石業者視為可開挖的高灘地。」

大橋橋墩裸露 河床變峽谷

蘭溪橋下橋墩早已裸露,工程單位正加緊進行補強作業,這條橋不知已補強多少次,「從橋墩基礎來看,跟原先河床位置相比,刷深了七、八公尺,」連惠邦說。河床二、三年就刷深一次,兩岸堤防已經蓋了三、四層,「工程都來不及做,趕不上刷深速度」水利署第三河川局管理課長張文榮說。

大安溪曾是台灣河砂最大的產出河川,雖然九十二年起禁止砂石濫盜,休生養息,但河床仍一直刷深。根據調查,中央管二十四條台灣河川,這些年除了二仁溪、阿公店溪及四重溪的下游是抬升外,其餘河川下游河床全是下降的。而因為河川下游缺乏砂石補充,多數河川的河口沙洲明顯遭到侵蝕或消失,河口高程下降,以致海岸線內移。

連惠邦解釋,河床下降、沙洲消失,海岸退縮,主要是因為上游砂石補充不足。其中,部分是因為被上游攔砂壩攔下來,更肇因於過去幾十年過度開採砂石,下游來不及休生養息。

過度採砂石 下游休息不及

這兩年,只要國內砂石供應拉緊報,河砂開採成本較低,往往必迫要擔任「救援」,解燃眉之急,但「救」多了,後來竟成對河砂的依賴。「好用就變成儘量用」水利官員說,對脆弱的河川生態,卻是不可承受的重,「不僅砂石業者不聽,包括行政院高官在內,根本聽不進去。」

連惠邦表示,河川的治理,是為了水資源永續及河川安全,不是為了砂石,砂石只是河川治理的衍生物,而非主要產物。相較於國外砂石主要是仰賴陸砂,但國內卻因河砂開挖成本最低,長期仰賴河砂,河砂挖沒了,就看上高灘地,這樣下去,將會危及河川安全,河川難以治理。

河砂枯竭,河床刷深,已危及堤防及橋樑的安全。「高速公路大甲溪、大安溪的橋墩已嚴重裸露,中沙大橋下的濁水溪,就刷深了十公尺」連惠邦說。站在大甲溪的后豐橋下,是本來的河床,因河床刷深,竟被砂石業者認為是高灘地,因而想開挖。

開採高灘地 堤防安全堪虞

張文榮說,大安溪在敏督利颱風時,曾有連續壞了九公里堤防,因為河水直衝刷堤防,水利署就趕緊丟防汎塊,先消能,但一塊塊重達五噸的防汛塊竟被洪水沖走,然後再丟貨櫃,讓裡面可以裝滿砂,但更誇張的情景出現了:「貨櫃整個漂起來,流走了,大家都看傻眼了。」

河砂枯竭之際,砂石業者又打起開採河床高灘地主意,但水利署及學者都反對開採高灘地,水利署長陳伸賢說,沒有高灘地的保護,橋墩及堤防的基腳會被侵蝕,進而影響到安全。

台灣河川下游河床下降,是過度開採砂石的後果。連惠邦說,大量開採河砂,獲得利益,但因河床下降,沒有高灘地保護橋墩及堤防,掏空地基,然後政府年年投入工程經費,一手賺取砂石利益,一手卻又不斷投入工程,這個算盤算下來,台灣社會及全民究竟是得?還是失?

沒有留言:

 
Blogger Template Layout Design by [ METAMUSE ] : Code Name Gadget 1.1